9159金沙申请大厅_首頁(欢迎您)

    1. <table id="js6nn"></table>
      <pre id="js6nn"></pre>

      <track id="js6nn"></track>

      <table id="js6nn"><ruby id="js6nn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<big id="js6nn"><strike id="js6nn"><tt id="js6nn"></tt></strike></big><pre id="js6nn"></pre>

      新闻中心

      EEPW首页 > 编辑观点 > SK海力士90亿美元接盘英特尔NAND业务,存储芯片格局或生变

      SK海力士90亿美元接盘英特尔NAND业务,存储芯片格局或生变

      作者:陈玲丽时间:2020-10-22来源:电子产品世界收藏

      半导体并购再起。2020年以来,半导体的重磅收购不断。英伟达拟收购ARM,AMD洽谈收购赛灵思,半导体领域接连出现重大变数,金额屡创新高。今天新的主角又登场了 ——

      本文引用地址:http://www.chuaqie.tw/article/202010/419502.htm

      于20日发布公示官宣将以90亿美元收购闪存业务。本次收购范围包括的固态硬盘 (SSD) 业务、闪存和晶元业务,以及位于大连专门制造3D Flash的Fab68厂房。不过,英特尔将保留傲腾 (Optane) 的存储业务。

      这是韩国公司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海外收购交易,超过三星在2016年以80亿美元收购Harman的交易。

      根据协议,将与英特尔争取在2021年底前取得所需的政府机关许可。在获取相关许可后,SK海力士将通过支付第一期70亿美元对价从英特尔收购NAND SSD业务 (包括NAND SSD相关知识产权和员工) 以及大连工厂。此后,预计在2025年3月份最终交割时,SK海力士将支付20亿美元余款从英特尔收购其余相关资产,包括NAND闪存晶圆的生产及设计相关的知识产权、研发人员以及大连工厂的员工。

      但直至最终交割日之前,英特尔都将继续在大连闪存制造工厂制造NAND晶圆,并保留制造和设计NAND闪存晶圆相关的知识产权 (IP) 。

      截屏2020-10-22 12.53.32.png

      一场“双赢”交易?

      收购案的两家主角都是各取所需:SK海力士旨在强化其NAND闪存解决方案相关竞争力,同时对于英特尔来说,剥离非核心业务将有助于其解决芯片技术困境,将本次交易获得的资金用于主营业务的经营。

      英特尔为何决定出售?

      这两年,在最新一任CEO Bob Swan的掌舵下,英特尔一直在进行业务调整和财务优化。值得一提的是他此前担任的职位正好就是英特尔CFO,所以更善于从财务角度看待问题。据了解,受到闪存芯片价格显著下降影响,英特尔考虑退出这一市场已经有一段时间。

      对英特尔而言,非核心业务的闪存业务贡献的盈利并不高,截至2020年6月27日,今年英特尔的NAND业务在NSG (非易失性存储器解决方案事业部 Non- volatile Memory Solutions Group) 创下了约28亿美元的营收,以及约6亿美元的营业利润。在整个上半年,英特尔实现了总收入395亿美元,NAND业务收入占比仅有7%左右。

      前几年NAND业务更是连年亏损,直到去年才有所好转,加上存储行业的周期波动,非核心的NAND业务被视为英特尔的一个包袱,出售也符合当前的业务策略。通过将NAND业务出售给SK海力士,英特尔可以专注于开发逻辑芯片,这些芯片可越来越多地应用于人工智能 (AI)、5G网络和自动驾驶等先进技术。

      自2019年起英特尔就一直在不断剥离非核心业务:例如去年将智能手机蜂窝调制解调器部门以10亿美元卖给了苹果;今年年初,又将其家用连接芯片部门出售给了半导体解决方案供应商MaxLinear。另一方面,英特尔加速转型云业务,强化数据相关的事业群,目前数据的相关营收已经高于来自PC业务收入,底层依旧是专注CPU的主航道。

      从更深层次看,作为电脑芯片领域的全球第一大巨头,虽然目前英特尔市场份额高居约达8成,但AMD追赶的步伐越来越快,其市场占有率也在慢慢上升。通过剥离非核心业务而更加聚焦主业,应该也是英特尔的战略考虑之一。
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英特尔保留了傲腾内存业务,虽然财报数据显示其业务亏损较为严重。但是英特尔保留傲腾内存业务的原因可能有两点:一是该内存业务具有战略价值,全球能提供内存芯片的厂家只有少数几家公司,且未来计算架构里存储计算的关系日益紧密,可创新的地方不少,保留内存业务利于英特尔保持计算芯片主业的领导地位;二是傲腾内存的核心技术3D XPoint是由英特尔和另一家公司美光联合设计的,没有美光授权,英特尔恐无权将其出售。

      就像上一次IBM出售个人电脑业务给联想之后,前者的发展显然比后者更通途,也许今天的英特尔也是一样的。

      截屏2020-10-22 12.55.29.png

      SK海力士为何决定收购?

      这项决定可能是SK董事长Chey Tae-won一次雄心勃勃的押注,目的是帮助SK集团的芯片业务提升至“另一水平”。继2012年收购海力士半导体之后,SK不断进行大规模投资,提升在全球存储行业的地位。2018年,SK收购了东芝的股份,随后进行了一系列收购,最终更名为SK materials和SK siltron。这些尝试帮助集团实现了垂直整合的业务结构。

      SK海力士去年NAND闪存总营收中有超过60%来自移动市场,在企业SSD市场表现却相对疲弱,企业SSD一直被视为SK海力士最大的弱点,而该市场的盈利能力高于NAND闪存的移动设备。

      鉴于英特尔长年于企业级SSD领域表现优异,不但与三星并驾齐驱,且中国市占甚至超过五成。通过收购英特尔的NAND业务,SK海力士将成为企业SSD领域的强劲竞争者,并巩固其在行业的第二名地位。此合并案将有望令两家公司在企业级SSD领域发挥综效,并开启产业整并序幕。

      SK海力士目前的NAND闪存投片产能全在韩国,接下来英特尔在大连的工厂将为SK海力士的NAND闪存补充新产能。SK海力士取得英特尔的3D NAND Flash产能以后,后续需着墨的应是如何在英特尔与SK海力士的不同产品架构之间取得平衡,以达最大综效。

      分析师预计,此次收购交易将是英特尔与SK海力士之间的双赢,SK海力士能够加强其SSD业务,巩固其继三星后,在DRAM和NAND存储业务领域全球领先的地位。

      格局或生变

      存储芯片 (含闪存与内存) 是全球集成电路的重要组成,世界半导体贸易统计协会 (WSTS) 协会数据显示,2019年存储芯片销售额为1059.1亿美元,占全球集成电路市场份额的32.1%,玩家主要来自美、日、韩三国,中国存储芯片高度依赖进口。

      存储行业在今年上半年已步入量价齐升的上行趋势,Q1营收规模同比上涨明显,已经中止连续多季下滑的情况。在全球疫情下对PC和服务器的强劲需求,NAND闪存销售额在Q2以来得到反弹。有分析师认为,存储行业过度供给率下半年将明显收敛,产品的价格趋势上,内存产品预计全年将逐季向上,而闪存上半年涨势或优于下半年。

      NAND闪存、DRAM作为重要的存储芯片,被广泛应用于手机、电脑等终端设备当中,是不可或缺的高成本核心器件。在这一领域,三星排名第一、SK海力士紧随其后,此次收购完成后,NAND闪存市场的格局也将为之改变。

      2020年第二季度全球NAND闪存产业的排名如下:第一名三星营收占比为31.4%,第二名Kioxia(铠侠)营收占比为17.2%,第三名西部数据15.5%,第四名SK海力士11.7%,第五名美光11.5%,第六名英特尔11.5%。有趣的是,前六名的占比均超过了10%,而Others只有1%。

      技术、资本、工厂等多维度的交叉,六大闪存厂牢牢占据了全球NAND闪存99%以上的份额。所谓的NAND闪存群雄逐鹿格局,实质上还是以三星一家独秀,其余五家相互竞争的“一超多强”局面。

      截屏2020-10-22 12.58.01.png

      在风云激荡,世界经济和产业格局充满各种不确定性的2020年,SK海力士此番大手笔,毫不夸张的说,将直接打破NAND闪存行业当前的产业生态和市场认知,次时代下的NAND闪存产业新格局或将由此而来。

      这场收购无疑将改变闪存市场的格局:如果SK海力士成功收购英特尔NAND闪存业务,合在一起拥有超过该领域23%的全球市场份额,将成为NAND市场的全球第二大厂商,并进一步缩小与三星的差距,而企业用SSD市场更有望赶超三星位居全球榜首。届时,全球存储产业格局有了更大的变化,市场将进一步高度集中在韩国及其两家企业。

      一言以蔽之,全球NAND闪存产业将从此前的群雄逐鹿,来自东西方资本力量的相互制衡的格局下,半导体存储走向了老牌霸主三星,以及新生的SK海力士,双雄争霸的局面,呈现出东方资本占据优势地位的崭新生态。

      在5G和云计算日新月异的当下,无论是三星电子还是SK海力士,都将竭尽所能的就技术和市场份额进行全面竞争,毕竟数据时代,存储先行。存储器作为数据时代最重要的“基建”,谁掌握了底层就掌握了一切。

      在更加细分的领域上,企业级存储、嵌入式闪存、云存储等诸多垂直业务方面,接收了英特尔NAND闪存和存储业务之后的SK海力士,还将和三星电子进行更为激烈的竞争。

      NAND闪存或者说存储器产业,和半导体晶圆代工产业如出一辙,三星电子如同晶圆代工产业一路狂奔的台积电,至于SK海力士以及一众闪存厂,则和晶圆产业的三星、英特尔类似。由此及彼,我们可以推断,随着存储器产业逐步靠拢晶圆代工市场,即将到来的双雄争霸给市场带来的影响或将是良性和有益的。

      同属于重资产高门槛的产业线,存储器的研发制造虽不如晶圆IC的流片成本如此巨大,可相较于其他产业,其制造和研发成本同样是不容忽视的存在。

      至于在技术维度,SK海力士于2018年成功开发了全球首款基于电荷撷取闪存(Charge Trap Flash,CTF)的96层4D NAND闪存,并于2019年开发了128层4D NAND闪存。而三星存储同样也在2018年5月推出了9X层的第五代V-NAND闪存颗粒,并在2019年通过独特的通道孔蚀刻技术,推出了功耗更低性能更快的1XX层的第六代V-NAND闪存颗粒,甚至在今年推出了全球首款超过连续读取7000MB/S的PCIe4.0高性能固态硬盘。

      SK海力士和英特尔存储器业务的合并,一方面将进一步推动SK海力士在技术和资本上的持续创新和投入,加速新工艺新制程的诞生;另一方面,对于身处行业顶层的三星电子而言,两大巨头合并带来的市场威胁,让其愈加不敢放松警惕,可以预想到规模更大的技术投入和资本运作或将再次上演,只是这次的主角会是三星。

      至于整个产业而言,无论是三星电子的技术投入,还是SK海力士的持续创新,都将引领整个行业在工艺和制程上进行新一轮的军备竞赛,客观上整个存储器行业或将因此实现革命性的大跨越,也未可知。



      评论


      相关推荐

      技术专区

      关闭
      9159金沙申请大厅